1.2015.10.12

「底迪,我們體育課有上跳箱喔~」
「就是我們體操上的那種嗎?」
「對啊,然後全班只有我跟另外一個男生跳得過去,不過他是原住民。」
「姐姐妳好強喔。」

 

2.2015.10.8

如果是熱戀時期,老是在討論妳先死好還是我先死好的我們,看「百日告別」,一定淚崩。
但有了孩子,而且是一個兩個三個;另一半的可能離去就不再那麼可怕,這我不怕妳知道,因為我想妳也一定如此。我們都必須為了孩子堅強。

 

 

10.8

這是屁小孩每天寫作業的模樣。

尤其是國語,總是錯誤百出,四聲不分。
所以每當隔天要聽寫,我們當然都要他多練習。

「不用啦~到時我就會了啦~」
「屁啦~趕快來練習!」

結果就是母吼父兇子鬧,不歡而散。

然後,隔天他就拎著100分的考卷回來了。

‪#‎莫非是比賽型球員來著‬?
(我們相信他還沒那個膽做弊)

 

10.4

我一直記得,小時候聽父母說首次在日本看到傳真機的興奮口吻:
「好像變魔術一樣喔。」
三十年過去了,雖然網路,智慧型手機等也很神,但看到3D列印,才讓我也想說:
「好像變魔術一樣喔。」

 

 9.29

你要溜小孩還是整理家裡?」
「沒有別的選擇嗎?」
「沒有。」

(料理東西軍只有兩道菜,三子爸媽的休閒也只有兩道菜 @_@)

 
 9.25
 
 2001一整年,只要一有空,我就會待在大阪難波淳久堂書店四樓的咖啡座, 讀書兼放空(偶爾玫延也在)。好久沒去了,不知安在否。一個人的咖啡廳,總讓每天身處三枚大,中,小炸彈家庭餐廳的我們,特別懷念。

華視旁邊新開了淳久堂,這些年來不管吃的穿的用的,都讓日本與台灣的距離愈來愈近,卻也削殺了赴日的一點趣味。

 
9.24
 
 

(引文)(前略)......村上春樹「一天虔誠的習慣」:「四時許起床,不用鬧鐘,下床後一杯咖啡、半個 scone或牛角包,坐在電腦前,即時進入工作狀態,絕不拖拉。七時許,早餐,簡單的多士之類,繼續寫,不說話,如果是寫小說,不聽音樂,一直寫,寫夠十頁四百字原稿紙,就停。十頁,一定停。每天如是約用四至五小時寫作,四點寫到九、十點止,然後開始跑步或游水一小時。運動後,做翻譯,至下午約二時,這天工作完畢,餘下一天按心情隨心意喜歡做什麼就什麼:聽音樂、散步、下廚等。文壇交際,不玩;評論譭譽,不理;傳媒訪問,不睬。寫作三十年如一日。」..

 

9.17

「把拔,你猜我今天考試考幾分?」
(今天是他有生以來的第一次考試)
「五分?」
(因為之前我們都在開玩笑說他只要考超過五分就不會罵他)
「No~」
「那80分?」
「答對了!」
(一臉得意貌)
「那你左邊,右邊,前面,後面的同學都考幾分?」
「他們都考一百啊~」
(還是一臉得意貌)

 

 

9.5

 

 

晚餐桌上不知為何聊到將來的擇偶問題。

「歡禾,妳將來的老公只有一個條件,就是不能比妳爸差~」我開玩笑地說。

「欸……那很難耶……」母女竟然異口同聲。

哇哈哈,一次滿足了為人夫與為人父的虛榮。

 

 

9.2

弟弟興奮地說:「姐姐,我今天有“寫”的功課了喔~(昨天只有唸的)」。淡定是註冊商標的姐姐當然還是淡定的回了句:「喔。不會我再教你。」

從小就看姐姐寫功課,好不容易輪到自己上場,自然是很high。一路上兩人像水龍頭忘了關一樣聊得叮叮咚咚,手足之間有榜樣也有伴真好,爸媽雖然常被你們氣到冒煙,也是值得。

 
 
 8.7
 
聯合報有過一個全台蚊子館專題,中興新村赫然在昔日風光今日蕭條的名單之列。這些年來,我想除了當地人以外,還會密集往返中興新村的,應該就屬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了。其實我還蠻喜歡這,整座城幾乎人去樓空的頹疲感很合我個人奇妙的味口外,教會在這每每有上千人齊聚見證神的豐富 ,就彷彿在曠野中發現清泉,在廢墟中遇見生命。
 
7.31
 

歡立常黏在我身邊哭哭啼啼,所以我叫他小屁孩,以為他永遠長不大。但其實他長大了。學校戲劇演出莫名其妙做了主角,不怯場外還隨時提示忘詞的小朋友;昨天看牙需要抽神經,過程中除了唉幾聲外,還能跟牙醫師談笑,在旁看的其他患者也稱奇。結束後我牽著他的手回家,他問:「把拔,你剛剛有沒有幫我禱告?」我:「啊,對不起,忘了……」,「我有喔~求主耶穌保守我~」
孩子,你學得這個秘訣,爸媽就安心了,無論你將來到天涯,還是海角。

 
Poli Lee 的相片。

 

7.27

 

十五年前與妻在誠品初識時,我們就很有話聊,就像伊森霍克和茱莉蝶兒一樣。後來我就養成了一個習慣,想到有什麼要分享的,就一點一點筆記下來,待兩人見面時,就不怕遺漏。但近幾年我不這樣做了,因為一天下來想說的點可能超過十點,晚上在被小孩整昏之前大概頂多談個五點。一覺起來,另五點可能就忘了,以前會覺得可惜,但現在完全沒空在那邊惆悵,因為我知過了這天,又會再生出十點來,已分享的速度永遠追不上產生的速度。

 

6.22

 

每天送女兒上學,說再見後她往前十公尺便回頭看看我,我對她報以微笑;她才會繼續前行十公尺,再轉頭揮揮手,我也揮手,她才心滿意足地大踏步前進,這幾乎是每天的儀式。

我也送兒子上學,他不說再見,碰的一聲關上車門,頭也不回地跑向同學,只留下瀟灑的背影。

 

 

6.15

 

英文教室上課表現好會有點數,姊姊喜歡集多點換好獎品,弟弟則是一滿五點就換(所以家裡已經一堆不同顏色的彈力球→_→)

但最近沒看到他帶彈力球回家了。

「歡立,你是不是表現不好都沒獎品換了?」
「有啊,只是我這次想集多點換好的。」
「喔,你轉性了喔?你想換什麼?」
「啊就八月是姊姊生日,我想存到一百點換一個好禮物送她啊~」

手足相愛,是爸媽眼裡最美的風景。

 5.28

歡禾總是利用學校下課時間把功課完成,然後回到家,就一股腦鑽進課外讀物的世界。
這完全是我小時候的行為模式。
而歡立總喜歡在下雨時望著車窗出神,然後說:「雨滴好美喔~」
這完全是他媽媽幼時會做的事。
歡予的話,可能兩件事都會做,當然也可能都不做,她還處於外星人的狀態。

 
 
 5.19
 

SUBTLE展的最後四小時,現場書已售罄。

看著讀者一個個掏錢出來要買書,我們卻無書可賣,同事無不心癢,紛紛問我:要不要緊急從誠品,博客來調書來現場賣?畢竟再賣至少100本絕對可能。

不過,我拒絕了。
並交代他們,要鼓勵讀者到誠品和博客來搶書。

有好處要跟合作夥伴分享,
我認為才是長久之道。

 

5.7

 

【五月八日,當年傻笑著打瞌睡的小子也六歲了。】

這小子,當年斷奶的時候超乾脆,幾乎是一個晚上就搞定。沒想到他的分離焦慮長大才出現,而且超過一年,對象還是我。

「歡立,把拔今天要去教會有重要聚會,所以不能陪你睡覺。」

「為什麼啦~你一,二,五都有聚會,為什麼禮拜三也有啦~嗚~我只要你~不能沒有你~我好愛你~嗚~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然後他就會抱我大腿不讓我出門,引誘他看卡通吃好吃的都沒用,每每我都是在他的狂哭聲中離家。

這位九月就要當小學生的小朋友,生日快樂! 雖然常常被你搞得很煩,但爸爸被兒子需要也是一種光榮吧。(自我安慰)

 

 
 5.5
 

歡禾班上有一位學習障礙的同學,每週都有幾天中午必須去接受特殊輔導,老師希望幾個同學輪流陪他去,歡禾是其中之一。
聽說其他同學都視之為苦差事,但歡禾總是持續地陪伴在他身邊。日子久了,這位同學就對歡禾產生信賴感,甚至有時情緒不穩發作時,老師沒辦法,但歡禾卻能安撫他。

主把這樣的同學擺在歡禾旁邊,爸媽都覺得是比課業重要的學習,是主的祝福。

 

 

 

 

 4.3
 
這趟先在廣州見到台大經濟系畢業,現任廣州交響樂團定音鼓首席(好長的介紹詞)的Lider Chang同志,他在音樂會結束後還不辭辛苦地來陪我逛方所,聊樂團八卦,在外面混到11:30是我這個每天要哄小孩睡覺的三子爸,許久未有的經歷。
今天則在深圳受到15年前誠品老長官羅玫玲的熱情款待,她在這負責一個大案子,很忙,還陪我東逛西晃。重點是跟她在一起,就會感染工作熱情;頭腦運轉速度要快,才能將談話內容消化吸收。
一趟原以為乏味的商務旅程,因你們的陪伴而生輝。
 
 

 

1.2015.3.11

一月底的某個下午吧,這位白髮型男大叔的助理突然打電話來,說五月會有一個大叔策劃的重要展覽來台北展出,大叔希望展覽專書屆時也能有繁體中文版的發行。
助理問他:只剩下三個月耶,書連翻譯都還沒翻,來不及吧?!
大叔說:那妳就去找雄獅美術的李さん吧,我想他可以。
我就是那個李さん,然後經過一個月的沒天沒夜,現在書要進美編了。
原大叔,拜託這種事不要再發生,我有三個孩子要顧所以工作時間有限,然後膽裡的那顆石頭也不允許我熬夜啊~

 

2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poli 的頭像
leepoli

香柏樹

leepo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