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上禮拜攜家帶眷去上Good TV的某節目, 討論的主題之一是[ 你對另一半說過最過份的話? ] . 相較於其他來賓排行冠軍的一句話: [ 離婚! ]; 我想了半天才在白板寫下: [ 妳不要再睡了...],兩位主持人都覺得好笑,不過這是事實. 
結婚時岳母沒有對我說別的, 只千交代萬交代一句話: [ 要讓玫延睡飽...](言下之意沒做到就有災難,小婿謹記在心)

 

2.天冷時坐馬桶總需要耗費一點勇氣。
不過那冰冷其實僅是瞬間之事。

日本人為了消滅這極短暫的不快,在他們引以自豪的發明-免治馬桶上安裝了恆溫的裝置。這種會發熱也會噴水的馬桶,在日本之普遍已經令人瞠目結舌,甚至連公廁也不放過。於是日本人到海外旅行時看到有殘缺的馬桶(在我們眼中是正常),或許解下褲腰前眉頭先會一皺,正所謂由奢入儉難。

但,享受的代價是資源的超支。要維持馬桶常時發熱就必須接上電,這不禁讓我聯想,倘若日本能夠克服一秒鐘的不適讓馬桶回歸原本的面貌,是否就能少一座核電廠?
(早上大便有感)

 

3.年近中年,生日似乎不是一件愉悅的事。
它不過提醒自己,生命已經繞過折返點,要往回跑了。
(我不太認為自己可以活過38×2的歲數)
所以要贖回光陰、全力疾走。

奔跑要有目標,但本人向來生平無大志,只要在家庭的照顧妻小以及家業的承擔以外,每天還能有空檔從事自己覺得充實的事便心滿意足

總之,在全家老小平安健康外,生日願望就是盼每日生活的濃度百分百。感謝大家的祝福(讓我昨天都在忙著按讚),願神的恩典與平安與我們眾人同在,要來新的一年的每一天,能夠撥出時間做"不做就會後悔"的每件事。

 

4.剛剛歡禾問我:「天份是什麼意思?」我說:「就是從一出生就很厲害的事情。」她就說:「那我對畫畫很有天份,馬麻對睡覺很有天份。」媽:「…………」

 

5.剛剛跟底迪走在路上看到一對情侶擁吻, 他興奮地大叫 : [他們在這裡親親耶, 這裡是他們家喔? ] 於是, 我抱起他火速遠離.

 

6.這次托表妹雅婷結婚之福,相隔二十五年再訪巴里島。

當年的巴里島面貌為何?我當然已經記不清,但肯定的是觀光因子尚未被植入,更加非人工且單純。在腦海中,殘存的唯一印象是我們父子三人跳進海中,過沒多久父親發出的聲聲【啊~啊~啊~】的慘叫,他被水母螫了,然後我們的旅程也結束了(笑)。

表妹昨晚的婚禮,是一曲優美的慢板。

我從來沒參加過如此不疾不徐的婚禮,直到晚上十一點多都還在長輩講話與切蛋糕。不過聽說西方的婚禮經常如此,步調是緩的、氛圍是靜的;不像我們熟悉的台灣婚禮總有又急又吵的立法委員來鬧場(?)。

表妹嫁給美國人這點也讓我有些感觸。李家經過阿公阿嬤這代勤儉持家的草創時期有了初步的規模,第二代因為事業的擴展而將枝葉探展到了海外(印尼與巴西),到了我們第三代已經是國際聯姻的複雜狀態。娶韓國人的、娶巴西人的、嫁美國人的…還有好幾位還沒結婚的堂表弟妹,其未來可能的另一半,我看也是外國人的機率偏多。開枝散葉彷彿聯合國,對於第四代我們是否期待他們不要嫁娶外星人(?)即可?不過說實在,有些人與你同膚色並操相同語言,溝通起來卻好像跟外星人說話;有些人長得跟你完全不同,話也沒辦法說上幾句,卻有兄弟姊妹的親近感(這在教會經常發生)。

這兩天對於臉書的使用方式是打卡PO照片,很不習慣,所以還是要嘮叨幾句讓文字有出口,老派。

 

7.在Bali聽濤拍岸妝點著夕照的餘暉,如詩景緻也及不上你倆沉睡臉龐之萬一,把拔回家了。

 

8.聽說我不在家的某個晚上,發生過以下橋段:

姊弟倆玩著玩著就吵了起來(常有的事),弟弟率先放聲大哭(也是常有的事),說:「我要把拔啦~我要把拔啦~我要把拔啦~」。
本來還在氣頭上的姊姊頓了頓,也紅了眼框說:「你不要再說把拔了啦!不然我也要哭了…..」

乖,不要哭,把拔這不是已經回來了嗎?

 

9.十三年前, 我在誠品敦南店談戀愛(喔不, 是工作兼觀察書市)的時代,有一位很酷的副店長, 總是以幹字開頭一針見血點出我負責的書區應該改進的地方. 最近她開了一間很有格調的麵店"大篆", 已經成了文化/出版界的美食地標. 想吃別處吃不到的美味嗎?去大篆~想巧遇某位心儀的作家嗎? 去大篆~想瞧瞧個性店長,學習髒話應該怎麼罵(XD)嗎? 去~踏碼的好吃的大篆啦~~

 

10.清晨四點半到六點是翻譯的時間(趕進度),時而順暢時而便秘,頭腦跟腸子是同樣的器官呀。

 

11.歡立看到尿尿小童,說:「他怎麼可以在這尿尿!」過三十分再經過,他又說:「怎麼還在尿?他的尿好多!」

 

12.[底迪我好愛你喔~] 歡禾親了歡立的臉頰說.
[哼, 我還以為妳不愛我了...] 歡立嘟著嘴,帶著俏皮的神采.
(聽說今天是情人節...)

 

13.春節期間各式美味佳餚以及各地風光景致在FB上波濤洶湧,令人不禁一嘆,台灣雖小可去之地還真不少;腸胃空間有限但潛力卻是無限
另,聽說明天收假了。
單身無家累者:蛤?這麼快?明天就要上班了喔?
放假在家24小時跟小孩勾勾纏者:耶!惱人的地獄週終於結束了~明天開始上班,真好!

 

14.同事正為剛上大學的兒子突然變得講究服裝在意髮型而煩惱。我說:「這很正常啦,別操心。」
她問:「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愛漂亮?高中?」
我很認真地想了又想,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:「我好像從來沒有愛過漂亮耶……」
真是連本人也吃驚的邋遢結論。
偏偏這樣一個老爸卻生出沒穿到心愛衣褲就會大哭的兒子。
今天中午豔陽高照,他老兄卻打死不願意把身上這件新外套脫下,原因只有一個:「因為我覺得它好漂亮呀!」
暈。

 

15.繼前天歡立少爺發生寧可熱死不肯醜死之寧死不屈不脫外套事件後 , 一件T-Shirt可以穿十年的邋遢老爸已經覺悟臭小子將來的治裝費會嚇屎倫。

今早又發生以下對話:
弟:[ 姊姊妳今天可不可以穿裙子? ]
姊:[ 矮油~老師說冬天不可以啦~]
弟:[......可是我覺得妳穿裙子好漂亮呀.......]
未滿四歲的小屁孩也管。太。多。了。吧。
再暈。

 

16.剛剛開車載兩小在高速公路上奔馳, 春暖花開萬里無雲所以心情很好, 於是隨口跟著樂音哼唱.
冷不防, 少爺突然開口:
[ 把鼻, 你認真開車啦~] 
[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]
這個小屁孩最近的戲份還真是多.

 

17.「在下我有豐富的撰稿與編輯經驗,相信必能助貴出版社一臂之力!
最近來面談的應徵者都很有自信,搞得我不清楚是我在面試他們,還是他們在面試我。年輕人有自信應該是好事,不過在此之前請把自傳裡的錯字改一改,文法錯誤的地方修一修,你們應徵的可是文字工作啊。

說到面試,這些年來發生過很多趣事。
有一位大學剛畢業的美眉在面談後靦腆地對我說:「我可不可以等你下班約你去看電影啊…...」。
同樣的問句,後來居然又發生過一次,不同的是這次出自於男人之口……

原來,面試與被面試者同樣都需要勇氣。

 

18.上學途中弟弟一直叨唸一個自編漫長的故事。我和姐姐有聽沒懂。他就說:喂,你們兩個到底有沒有在聽啊?

 

19.與文字數,以及公里數,拼搏的每一天。
同時也是,
將翻譯癮,以及慢跑癮,釋放的每一天。

 

20.1974年我跟趙無極有過一面之緣, 據說是隔著我娘的肚皮XDD

 

21.歡禾不管在長相、性格還是能力上都幾乎是我的翻版;而歡立則在各面向都是妻子的複製。
陪同他們成長的過程中,我發現附加價值是更了解妻子,同時也更了解自己。

 

22.前方有光,十指緊握。
父親極其喜歡就這麼走在你們的身後。

相片:前方有光,十指緊握。
父親極其喜歡就這麼走在你們的身後。

 

23.我永遠記得1993年大學聯考結束後的那個暑假,如何藉著讀小說看電影打籃球追女生,來抒發累積了三年的壓力。同樣的,我想我也會永遠記得2012年,我們如何暫時掙脫那座名為帶小孩的牢籠,一面投入自己愛好的領域,一面齊心在教會服事。

自由永遠是如此美好。

所以我深知妳當時知道要再度失去自由的沮喪心情,因為我也是。
(音樂廳?籃球場?電影院?謝謝再聯絡)

不過我也曉得當我們再一次聽到那心跳,就又重溫為人父母的喜悅,以及神的心意。

比較常follow我的朋友都知道,本人最常發表的就是小孩的趣事。代表生平無大志,那麼,就多養點小孩吧。鋼鐵人都拍到第三集了,我們家養小孩的故事也要進入第三階段。(那個誰誰誰,不要跟我提『玩命關頭』,我們可不想玩命。)

 

24.這些日子以來,我藉著慢跑體重直線下降,從80+減到快看到六字頭。
這些日子以來,老婆也因為懷孕體重直線上升,從40+增到快進入六開頭。
年紀上我們都是六年級;
不久的將來體重上也要手牽手一起六年級(討打)?

老婆之所以沮喪,"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"乃關鍵原因。

男人雖然難以體會,
但我承諾將來一定會在家裡一隻搏三隻,
讓妳出去好好燃燒,
把失去的輕盈再討回來(握拳)。

 

25.第一個孩子出生,我們明白北京奧運時我們才會得到喘息;第二個孩子出生,倫敦奧運成了我們的盼望。現在,里約奧運才是我們真正的出關日了。(嘆)

 

26.昨晚同學會吃麻辣鍋,剛開始暖身不足吃得彬彬有禮;後來火力漸開,公筷母匙扔了,所有食材都是採取“整盤直接倒入”的方式調理。對這群曾經全寢室12人合吃一碗泡麵的夥伴來說,這種豪邁吃法最是舒壓。

27.減了12kg之後再回頭看一年前的照片, 驚覺自己當時只不過是一團肉而已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poli 的頭像
leepoli

香柏樹

leepo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