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父親這幾年在京都交到了好朋友。

植田先生七十一歲,是我從前的鄰居。
喜好攝影,所以跟酷愛寫生的父親一拍即合。
他會開車載父親上山下海,兩人語言雖然不通,但心靈契合。
父親回到台灣,總是植田先生長植田先生短,有時會請我代筆,發送email給這位遠方的忘年之交。

上週五收到父親簡訊,說他和植田先生因大雪被困在和歌山,要我幫他變更返台行程。

上週五,大雪紛飛,情人節。

呵呵!

 

2.[也來說說放鞭炮]

女童只有八歲,跟歡禾一樣,使得這個新聞觸到了我的淚點。

不過,也因鞭炮這個關鍵字,帶我憶起了幼時的一個笑點。

從前那個年代,是隨便一家文具店就買得到鞭炮的,而且種類琳瑯滿目。我記得一種叫蛇炮的詭異玩意,狀似放大版的黑色水銀電池,點火燃燒後,就會有一條蛇狀物伴以黃色濃煙蜿蜒而出。這種炮,其實有點無聊。

真正歷久不衰的經典款,一是沖天炮,另一叫水鴛鴦。

小時候還真的有跟鄰居隔著一堵圍牆互相水平放炮,都自以為是攻城掠地的大將軍,那時沒玩到為國捐軀算是運氣好。

真正的慘劇發生在水鴛鴦。

leepo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